血战长津湖,90岁抗美援朝老兵李东德回忆: “团长牺牲了,战友冻成了冰雕,但我们决不后退!”

2021-10-24 12:29 来源: 长江日报
调整字体
  【前言】今年10月25日,是中国人民军志愿军出国作战71周年纪念日。1950年10月25日,我志愿军第40军118师在靠近朝中边境的两水洞山区打响了“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”第一枪,首战告捷,歼灭了正向鸭绿江边境地区进犯的南朝鲜军队一个加强营。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到来之前,长江日报记者专访了部分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志愿军老兵。他们讲述了自己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亲身经历,并从个人角度分析了我志愿军能打赢抗美援朝战争的原因。
  90岁的李东德老人祖籍河南汲县,是拥有71年党龄的老党员。从原二炮指挥学院离休后,一直在湖北省军区武汉第一干休所休养。他于1948年加入人民军队,是参加过解放战争与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。
  10月20日,在武汉第一干休所,须发皆白、身材魁梧的李东德,接受了长江日报记者专访。思维敏捷的他告诉记者: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中的长津湖战役时,我的好多战友被冻成冰雕,英勇牺牲在阵地上,我的双腿也被严重冻伤;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中的第五次战役时,我头部被敌人发射的炮弹弹片击中,弹片在我脑袋中存留了68年……”


  李东德头部的伤痕。记者陈奇雄摄
  他们趴冰卧雪,在敌人必经之路旁设伏
  李东德介绍,他是我志愿军9兵团20军60师180团团部警卫员,长津湖战役期间,他们团的干部战士,均穿着单薄的棉衣,昼伏夜行,踏着厚厚的积雪,翻过人迹罕至的大山,成功穿插到长津湖南端黄草岭一带设伏。上级给他们团的命令简单而明确:就地构筑工事,就地阻击敌人,不准后退!
  有一条公路从黄草岭边经过,该公路的一边是高山峭壁,另一边是万仞悬崖。这条公路是美军第10军主力陆战一师,向南方逃跑的必经之路;也是美军增援部队北上的必经之路。
  “击溃向南逃跑的敌人,与拦截向北增援的敌人,是我们团必须完成的任务!”李东德说,敌人装备有重炮、坦克、飞机,拥有装备与火力上的绝对优势,“我们要面对的敌人,是我与战友们之前从未遇到过的强大敌人。我与战友们,只能用步枪、轻重机枪、手榴弹、轻型迫击炮等简陋的武器,与武装到牙齿的敌人对抗。”
  在长津湖战役中,低达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气温,则是所有参战志愿军官兵必须面对的另一个敌人。
  李东德记得,“我与战友们,趴冰卧雪潜伏在黄草岭一带。为了防止自己暴露,我们不能生火,只能抓一把雪,然后吃一口炒黄豆、炒面,或干脆啃一个土豆充饥;我们又冷又饿,还得在冻得坚硬如铁的阵地上挖壕沟与构筑掩体。但我们都毫无怨言,我们只想击败敌人……”


  李东德在学习党史著作。记者陈奇雄摄
  团长壮烈牺牲,团参谋长负了伤
  李东德说,在潜伏了五六天后,战斗终于打响!他们团所在的阵地,受到敌人南北夹击。美军陆战一师为了逃命,派出精锐部队,在飞机坦克大炮配合下,对他们团所守的阵地,发起一波又一波疯狂攻击。此时,他们团所守的阵地,是阻截敌人逃出长津湖地区的最后一个关卡,一旦他们团所守的阵地被敌人突破,敌人就可以逃走。他们团的干部战士,都清楚自己的使命,“大家都决心竭尽全力守住阵地”。
  李东德说,因为有太多的战友牺牲在这次战斗中,所以他不想细细地向记者介绍当时战斗的惨烈程度。他要告诉记者的是,战斗打到最激烈的时候,“我们团的团长赵鸿济,在带着警卫员冲向敌人时,壮烈牺牲;我们团的参谋长,也负了伤!”
  李东德说,令人感到万分悲痛的是,由于补给困难和防寒手段奇缺,他们团的冻死冻伤减员情况极其严重:“有人手被冻坏,无法拉动枪栓与扔手榴弹;有人双腿被冻僵,没法向敌人发起冲锋……”他们团1营2连的100多位官兵,被冻成冰雕,全部牺牲在阵地上,“他们视死如归,坚守在冰雪堆起的工事旁,保持着随时准备战斗的姿态。他们手握钢枪注视着前方,手已被冻结在枪栓上……”


  李东德老人在散步。通讯员罗晨曦摄
  冻坏的双腿长出肉芽,他立即返回战场
  李东德的双腿,也在长津湖战役中被严重冻伤。战役结束后,他被送到野战医院救治时,医生查明他双腿小腿上的皮肤与肌肉已坏死,“他们用棍子敲击我的小腿时,能听到砰砰闷响声从小腿上传出来,但我自己感觉不到痛。”医生想锯掉他的小腿,但被他拒绝了,他说:“我还要上阵杀敌,请你们保住我的腿!”送他去医院的团政治委员,也恳请医生想办法保住他的双腿。就这样,他的双腿才没被锯掉。
  经过保守治疗,在一两个月后,他感到小腿内部奇痒无比。医生说,这表明小腿上已长出新的肉芽。为了让肉芽顺利生长,他用手把覆盖在肉芽上的、已坏死的皮肤与肌肉组织,一层层揭掉了。后来,奇迹发生,他的双腿小腿神奇般地康复。他立即回到老部队中,并随部队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中的第五次战役。
  头部受伤,68年后才取出弹片
  李东德说,在第五次战役的一次战斗中,他冒险带着水壶到阵地旁一条水沟帮战友们取水时,遭到敌人的重炮轰击。他头部受伤,一块炮弹碎片击中了他左侧头部。他跑回阵地后,卫生员给他作了包扎处理。坚持轻伤不下火线原则的他,一直战斗到第五次战役结束,才去野战医院找医生治伤,“到这个时候,伤口表面已愈合。因受医疗条件限制,医生当时没有把嵌在我脑袋中的弹片取出。直到2019年,我才去中部战区总医院就诊,该医院的外科专家给我作了手术,把已在我脑袋中存留了68年的一块弹片取出。弹片有指甲大小。”
  李东德表示,当年我们志愿军在武器装备、后勤保障那么差的条件下,能在长津湖战役中击败美军的王牌部队,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。但作为士兵,他个人认为,主要是因为当年的志愿军是一支具有铁一般信仰、铁一般信念、铁一般忠诚、铁一般纪律的部队,所以志愿军才能克服一切困难,战胜一切敌人,“当年,我们志愿军官兵是抱着保家卫国、保卫和平目的投身这场战争的,我们志愿军是正义之师;我们充分发扬了人民军队不怕苦、不怕累、不怕牺牲的光荣传统。我们志愿军能打赢抗美援朝战争,是理所当然的!”(长江日报记者陈奇雄 通讯员徐晶 罗晨曦)
  【编辑:刘艳】
扫二维码上长江网移动端
分享到: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