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速路上“龟速”行,慢车挡道快不起来,市民:限快也要限慢

2021-01-22 17:18 来源: 长江网
调整字体

  长江网1月22日讯(记者夏晶 魏娜)2020年底多条快速路通车,开车行走武汉三镇更加快捷了,但不少司机发现,原本应该通行速度更快的城市快速路上,因为一些慢车快不起来。

  1月19日,的士司机胡师傅在长江日报交通出行建议群里诉说行车途中的苦恼:“每次从汉口到武昌途径长江隧道都‘堵车’,到了出口却发现车流既不大,也没有坏车和事故,就是因为个别车辆速度起不来,压住了后面所有车的车速。”

  中间车道因红色轿车慢行挡道车速仅二三十公里。 视频截图

  探访:一辆慢车挡住身后几十辆车

  “限速70公里/小时的快速路,路上明明没什么车,车子却只能开到时速40公里,超车过去一看,原来是前面有一辆车子在慢慢悠地开,压住了后面一排车子!”“龟速行驶,一看就是在打电话!”“绿灯不起步,十有八九是在玩手机!”胡师傅的说法在车友中引起了强烈共鸣。据车友反映,这种情况在隧道中最常见,其次就是在二环线、三环线这样的城市快速路。近日,记者对其中反映强烈的路段进行了探访。

  20日上午10时许,记者驾车从汉口大智路走右侧道进入长江隧道时,道路十分通畅。通过沿江大道匝道入口后,有车辆汇入,车速开始下降,明显慢于左侧道,仪表盘显示当前时速为30公里,跟车行驶到隧道中段虚线位置,记者驾车变道至左侧,加速至50公里/小时,行约50米,看到右侧长龙的“最前面”,有一辆白色“货拉拉”货车在慢慢行驶,前面没有一辆车。

  中午时分,记者驾车从二环线梨园方向进入水果湖隧道时,时速为70公里,进入隧道约50米,前方车辆突然出现拥堵,排队缓慢通行,车速降到20公里/小时。至出口,车速又突然变快,前方也并未发现堵车和事故,仅仅因为进入隧道后有车辆降速。在水果湖隧道内后半段,记者看到有“上坡路段加速驶离”的明显提示。

  下午3时,记者驾车从光谷大道高架通过团山隧道进入东湖隧道。东湖隧道为单向三股道,全程有六七处虚线可变道,车流量较少,车流时速达70公里。记者选择右侧道进入后发现,司机大多选择了中间车道。可进入隧道不久,中间车道就“堵”了起来,好不容易“挪”至虚线处,司机一窝蜂往两边变道,由于变道心切,很多车顾不上打转向灯就插了过来,引得两边车道上的车纷纷踩刹、减速,不时传来刺耳的急刹声。记者驾车行至前方查看,原来是一辆慢车,挡住了身后几十辆车的去路。

  问题:快速路上开慢车害人害己

  为了让城市的快速路快起来,2020年9月28日起,长江二桥主线、二环线梨园地下通道至水果湖隧道(不含)、街道口立交至尤李立交主线;东湖通道红庙立交至虹景立交主线;长丰大道高架竹叶海立交至常码头立交、光谷大道高架虹景立交至杨桥湖大道主线;雄楚大道高架主线等6条主干道,最高限速由时速60公里上调到时速70公里。

  据了解,在快速路上,前车低速行驶会导致后方车辆视觉差距,以为前车“正常车速”,极易引发追尾事故。

  元旦过后,司机刘师傅就因为前车低速行驶,自己跟车不慎追尾了。“我开车从长江二桥武昌往汉口方向行驶到下桥处,一路上非常畅通,时速约70公里。突然,我发现前面有一辆车开得很慢,正准备变道,他突然踩了一脚刹,我跟在后面没刹住就撞了上去。”刘师傅说,那辆车前面没有车,路上也没有障碍,不知道为何突然急刹,他只能自认倒霉。

  “看着空出一大截的车道,前面的车就是慢慢开不提速,我就忍不住想变道超过去。”市民高先生因为实线变道被拍了几个电子眼,经交警批评,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,高先生认为,慢车挡道也应该有人来管。

  他呼吁:城市快速路能像否像限高速一样,对同样影响正常交通的低速行驶进行限制。“高速公路就有低速限制,城市快速路能不能也限低速呢?对于通畅路段低速行驶的车辆给予处罚,提高快速路通行效率。”

  回应:武汉交管部门正在研究对策

  记者查阅相关报道发现,国内多个城市曾出台城市快速路限慢的规定,以解决城市快速路主路低速压车的问题。

  2015年11月17日,西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举行新闻通报会,宣布在二环沿线(含高架桥)设置最低限速标准,最内侧两条车道设置最低限速,限制最低时速标准为每小时50公里,限速规定自2015年11月17日起执行,这是西安首次在城市道路设置最低限速标准。

  2014年5月1日,石家庄市公安交管局决定,对二环以内的城市快速路,实施最低限速措施。在城市快速路交通流量平稳、前方未发生交通事故、没有出现交通拥堵的情况下,与前车相距超过50米时,二环路桥上主路全程最低车速为每小时50公里。同样条件下,其他快速路主路限制最低车速为每小时40公里。设置最低限速后,一旦出现符合上述条件,但车速仍未达到最低限速的,将被处以2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。

  对此,武汉市交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将认真研究市民的建议,寻找解决办法。在实际管理难度较大的情况下,应更多的引导驾驶人快速通过城市快速路系统,使驾驶人形成良好通行习惯,让快速路的流量快速发散,提高道路通行效率,更好地实现快速路功能。

  【编辑:丁翾】

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
分享到: 0

文化社会

财经健康

旅游青春